李纯之死

1917年7月8日,冯国璋在南京就任代权总统。这个曾经是两江总督署的地方,于1911年的辛亥革命运动中,成为孙中山的临时大总统府。数月后,改作督军府。冯国璋做了副总统,这里成了副总统府。好景不長,1917年8月1日,冯国璋北上去北京坐那真正的总统椅子去了,临走前将这里回归成督军府,接替他就任江苏总督的是李纯。有个很小的细节:宣布这一事实,必须是在冯国璋离开后两天。冯国璋亲自任命的江苏督军李纯,遵守代权大总统冯国璋的旨意,于8月3日就任江苏督军,入住今天的总统府。
  三年后的1920年10月10日,李纯被授予“英威上将军”。翌日深夜过后,大约是11日凌晨4时许,一声枪响,李纯没了。
  怎么没的?
  事后有两种说法:一是自杀;二是他杀。
  乱哄哄的世界,对于一位上将军的死并不会太多地认真调查。倒是有个现象被记录下来,那就是有人在后来的文章里称,当时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场面:前天晚上前来督军府祝贺李纯荣任上将军的宾客刚刚散去,天未大明,接着又起来到同一地方参加吊唁。南京当地的民国史研究专家刘晓宁用了一句贴切的话:“贺客在门,吊者在室”!极为真切。

李纯的起家与为人


  李纯是草根,与许多草根不同的是,他出身于小商贩家庭,血液里流着商人的气息,这对他后来的发展起了不小的作用。祖父李明、父亲李荣平均以卖鱼糊口,李纯幼年过继给大伯李荣庆为嗣。光绪十三年(1887年),李纯随嗣父到北塘(天津的一个地名)依靠二姐夫谭清远,开设小杂货铺维持生计。后来,二姐夫谭清远为生计所迫投聂士成军先后任领官、管带。李纯16岁时入谭清远所在营当差,旋任哨官。出身低微、勤奋努力的李纯在两年后,由二姐夫谭清远保送他进入天津武备学堂第二期学习。四年后(1895年)毕业,学业优秀的李纯被学校以“精于德国操法”留堂任靠班(班长),并协助教练操军。
  1895年,朝廷意在建立新的适应需要的军备力量。军务处大臣荣禄、李鸿章等商量后奏派袁世凯扩练原有的定武军,并更名为“新建陆军”。袁世凯受命前往天津。他为什么要到天津?原来,李鸿章召见他时,告诉他,天津有个叫小站的地方,曾经是旧淮军马壮武带兵屯田、开辟种水稻的地方,你去之前在武备学堂挑些人员,作那儿的班底就成。袁世凯对权力还是很在意的,有了李鸿章这句话,他兴奋得就要跳起来!好在恩师看出了他的情结,提醒他,搁往日,你就只能单枪匹马去,今儿形势逼人,朝廷议了,准允你挑班底去,这可是对你百般的恩宠,你要好好干才行!这一刻的恩师,哪里知道他袁世凯肚皮里的名堂,见他不吭声,便问还有什么事。袁世凯嘀咕了一句,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我这去的名头?李鸿章明白过来,说,慰亭啊!规格是要紧的,但比起实力来说,规格总是滞后的,你去了,先在那里弄出些规模,然后奏个本,就提……我们这军叫定武军嘛,你就提“武卫右军”。后来,袁世凯在武卫右军后面加了个“总部”两字。倒是张勋念念不忘“定武军”,一直将这旗号打到他的政治生涯了结为止。
  李鸿章旧部马壮武带兵屯田的无名小站——新农镇,袁世凯开始了中国新式军队发展的转折,也奠定了袁世凯一生轰轰烈烈事业的基础。
  李鸿章在袁世凯临走前又将德国军事顾问推荐给了袁世凯。袁世凯从德国人那里聘了十余人做教练。前面说的班底子,是袁世凯到武备学堂,召集全体学员进行训导,从中精选了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王士珍、曹锟、张勋、姜桂题、段芝贵等,其中有李纯的二姐夫谭清远,连同德国教练一起带到了天津。这个小站练兵之初,格局并不很大,新建陆军总数也就七千人左右,袁世凯当时的身份也只是“道员衔”。但袁世凯还是搭起了总部的大架子,设参谋营务处、执法营务处、督操营务处及中军官(相当于副官长或侍卫长)张勋、文案(相当于秘书)阮忠枢等数人。营制分左、右两翼,各有翼长一名。左翼步兵二营、炮兵一营;右翼步兵三营、骑兵一营;另加一个工程营,营下面再设队。队里的教练都是从武备学堂好的基层骨干中挑选。
  李纯是基层教练,却没能在第一次选上。
  意外的故事总是出之“意外”又“意料”。
  李纯当时是冯国璋的部下,第一次名单中没有李纯,李纯想参加,便去找了二姐夫谭清远。按理说,谭清远完全可以找袁世凯给这个小舅子说说情,聪明的谭清远没有那样做,而是把李纯推给了冯国璋。冯国璋推荐他也完全没问题,但冯国璋也没有那么做,而是让他抽空去募兵处帮忙!李纯私下很生气,便对二姐夫谭清远发牢骚。谭清远一时也没更好的办法。好在李纯比一般农民要有头脑,在募兵站帮忙时,很快就引起了正在巡视的袁世凯注意。袁世凯对这个活跃的青年一开始没特别注意,以为他是征兵站的工作人员。当冯国璋陪袁世凯出现时,冯国璋故意道,秀山(李纯),你来干什么?袁世凯诧异地问道:你不是站上的?再一问,情况清楚,便没再问。冯国璋见袁世凯不再言语,知道下面会有戏。响鼓哪用重锤!那一刻的袁世凯虽在用人之时,但他还是认真精选的。袁世凯对冯国璋并不如对张勋那么看好。这冯国璋天生个性懦弱,但长处是惦明白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袁世凯对冯国璋提到的这个李纯没任何印象,过去了,就过去了。说来也是事巧。李纯正在忙碌时,突然有个姑娘跑来喊他,说是车在路上陷坑了,要他去帮忙。李纯见是街坊,想去帮忙,碍于袁世凯正带着人检查。姑娘急了,眼泪都出来了。袁世凯回头看到了,过来问什么事?姑娘急着说车陷坑里了。袁世凯对李纯说,还不快去!李纯正要离开,袁世凯又喊,多去几个人!李纯还没回过神,好几个小伙便跟上了。一会儿,大家回来了。袁世凯还没走,见到李纯问,弄妥了?李纯说,妥了。袁世凯对冯国璋吩咐,这个人,你领去吧!
  袁世凯能够让冯国璋领走李纯,说明他已经认可了李纯。
  偏偏这时,那姑娘带着父亲过来感谢,遇上袁世凯。见过。袁世凯朝李纯问,是你街坊?说了人家没有啊?李纯的脑子多聪明,马上把姑娘的父亲拉到一边对他说,我们这位总兵单身一人在这里,你女儿还没说婆家,这可是好机会啊!那父亲看看袁世凯。袁世凯知道李纯在说什么,便朝那准岳父笑笑,对冯国璋低语道:这下我可不寂寞了,你去看看,助我一力。冯国璋不知道是什么事,过去见李纯说的是这等事,有些不高兴。倒是张勋厉害,嚷道,好事!就这么一个场合,闹嚷嚷的,竟然也就成了事。这位姑娘就是后来的袁府里的“王熙凤”五姨太太杨氏,天津府河东水梯子大街东兴里人。嫁与袁世凯时,才17岁。生了6个儿女:六子克桓、八子克轸、九子克久(娶民国黎元洪的女儿为妻)、十一子克安、五女季祯、十五女(早亡),1949年后在天津工作,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