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具有警世意义的小说

《晴雨路干湿》是籍满田自叙性质的长篇小说,之前,作者有过一段豪赌豪输,而后幡然悔悟,辞职奔波挣钱还债的惨痛经历,这部小说大略即在那段经历的基础上演绎而成。所以最初在《中国作家》发表时,放在了“纪实文学”栏目。
  小说以第一人称口吻描述了一段个人奋斗的传奇经历,情节跌宕起伏,具有很强的可读性。主人公谢达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爱好读书,喜欢文学,而立之前就积累了不菲资金,当着供电局局长,同时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正当喜大远奔,前程似锦之时,自我膨胀,结交匪类,京城豪赌,澳门豪赌,输掉家产不说,还欠下千万赌债。弄得妻离子散,家人痛心,路人侧目,知者唾弃,债主追债,有家无归。在豪赌惨输,为逃赌债,潜入京城,匿居地下室,痛定思痛,决心重新站在人生起跑线上,要凭自己努力,还清赌债,再谋发展。
  在京城,他的腹有诗书救了他,一次保险公司求职演讲受到了某报记者杜心青睐,在杜心帮助下,他凭自己的学识得到了一份教职。而就在杜心已经倾心于他、献身于他,准备与他鸳鸯共度之时,他却逃离了杜心。可以说,正是杜心的爱唤醒了他的良知,也唤起他的雄心。他逃出地下室,露宿街头贩衣,餐风饮霜,赚得一些钱,急发财想倒古董,结果被骗子骗得一干二净不说还又借数万外债,追骗又遭车祸。在医院里,杜心照顾他,表示要辞职和他远离城市,过两个人的生活时,他又一次逃离了杜心。
  回家乡找旧时共富贵者想靠他们施舍,走捷径东山再起,不料那些曾与他相与骄奢淫逸的土豪们却一个个对他如躲鬼魅。走投无路之时,倒是他曾偶施恩惠身处下层的宾馆服务员曹红梅几次对他施以援手,让他终于赚得第一桶金;带着区区25万重返商场,卖工作服、淘厕所、捅下水,组建工程队、电建公司,与他同甘共苦艰苦创业的仍然是那些他未发迹时的泥腿子同学、朋友。而那些靠权钱交易发了财的富豪只会坑他骗他,那些教育产业化教育出来的学士、硕士没学到真知识,真本事,只懂谋权、谋钱:“几件事下来,我便深叹这帮小子都是厚黑宗师李大爷的得意门生,本事没有,却把所谓的厚黑学吃透了。原来,穷书生祸害起人来,更是不浅啊。还不如我那帮掏屎尿的粗人靠得住……”
  一年时间的奋斗,他赚到了400万,他要重新站起来,首先要在人格上让人们重新认识自己,所以他在又一次春节来临时带着400万回到关城,全部还了赌博时所借亲戚朋友的钱和部分赌债。
  经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打工拼搏与创业艰辛中滚战出来的谢达已非昔日阿蒙,他已在商界历练成精,在又一次艳遇女老板雪凝后,与雪凝联手,终于将公司做大做强,有了重回京城寻梦的足够资本,“他带领的队伍早已脱离了过去的泥腿子水平,向高科技智能化迈进”。怀揣上亿资金在京城重会正准备结婚的杜心,在杜心推介下,与美国回来的蒲东东建起了东达风险投资公司,从此一路顺风,成功投资了刘氏煤矿安全舱项目与安氏虫草项目,成为中外赫赫的京城商界巨鳄。此后与杜心喜结连理,衣锦还乡,投资关城建设,拯贫救苦,兼做慈善事业的同时,弘扬玉文化,终使中国玉文化推向世界……
  《晴雨路干湿》是一部具有警世意义的小说,谢达在澳门的千万豪赌,既是作者的亲身经历,也是转型期社会病态的真实写照。谢达匿于京城地下室内,“过起了老鼠一样的穴居生活”,“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流浪狗”。而与谢达经历相似,同样因赌落魄的年晓东,东躲西藏,形同乞丐。小说中对那些老板们纸醉金迷、三奶四奶,宾馆、会所、泡头洗脚屋、温泉游泳池淫糜生活以及侵吞国有资产,私采滥挖,为争地盘械斗、官司、行贿买通权力官员互争利益等等现世生活的描述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一方面是“绕红灯”,“打擦边球”的贪腐官员们和“法无禁止即可为”暴发户们的骄奢淫逸,一方面是农民工和打工族们辛勤劳碌住工棚、住地下室、露宿街头,流血流汗,挣些辛苦钱,不是被老板欠薪,就是被老板骗钱,如果谢达仍当着他的供电局长,仍和那些往日的大款大腕们沆瀣一气,他是绝不会有这些体验的。
  而正是这些体验,使谢达终于认识到只有当年那些贫穷时的泥腿子朋友们才是他重新站起来最可靠的力量。而事实上也正是身处低层的曹红梅和并未与他共过富贵的高中老同学杨文广一次次帮了他的忙,而田亮、王玉明这两个文化并不高的泥腿子最终与他同甘共苦创建了他的谢氏明达世界。这些体验也让主人公在选项用人上形成了他识人的眼光与办事的魄力,在投资刘氏煤矿安全舱项目与安氏虫草项目中,谢达不拘一格用人才使这两个公司成为谢氏支柱产业。
  按传统的说法,《晴雨路干湿》表現的是浪子回头,终成大器;按时尚的说法,这是本“很励志的小说”,励志说,我不是很反对,虽然我对这两字不感兴趣。既然在三十多年从上而下媒体铺天盖地宣传启蒙中,使中国人重新认识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和“有钱就是大爷,无钱寸步难行”这个绝对真理,大家都喜大普奔向了钱去。而作品所写,正是主人公从一个负债累累的赌徒,幡然悔悟,经过不懈拼搏努力,终成商界巨鳄的成功之路,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小说对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上,却成天做着成为马云、曹德旺们的梦,准备在中国成功了去帮助特朗普重振美国经济的有志人士人来说确实很励志。
  这就是时尚!在一个时尚如此的时代,写一本时尚的励志小说,这无可厚非,有句著名的话叫与时俱进,你不能与时俱进,偏要逆时尚而行,你的小说就没人会给你发表出版。所以聪明的小说家必须学会“趋时”,这一点只要看看今天的影视就昭然了。
  这使我想起美国小说家安·兰德长篇小说《源泉》的遭遇,《源泉》出版于1943年。之前,因小说“太过理性化”曾连遭十二家出版社拒绝。《源泉》的屡遭拒绝,就因为它是逆时尚的。那个时代的美国小说潮流是德莱塞们《美国的悲剧》的时代,是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时代。而安·兰德却不顾传统舆论的偏见,力倡个人主义,认为不能使个人利益得到最大伸张的社会,就不是理想社会。而从《源泉》1943年出版后,立即成为畅销书,至今仍以每年超过10万册的数量再版,并为安·兰德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使她成为美国青年崇拜的偶像。《源泉》就是一本励志的书,而且安·兰德的个人主义哲学正成为当今中国的时尚。
  不同于这种时尚的是,《晴雨路干湿》中个人奋斗的个人主义有着他的中国文化特色。谢达所以能在跌进泥潭后幡然悔悟,首先与他的家庭教育分不开,和他有一个耿直为人的知识分子父亲和廉洁奉公的共产党员哥哥分不开;其次与他的腹有诗书,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中国士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传统精神分不开;而更为主要的是,虽然处于转型社会,但共和国六十多年来追求平等共富的理想不能不给这种个人主义打下深深的烙印。所以谢达挣到第一笔钱,首先想到的是还债;经济情况再好些时便想的是回报家乡,是拉扯那些如今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往日朋友弟兄;而在终于成功后,则对他所到的山里那些贫困村贫困民们伸出援手,最后仍不忘初心,致力让中国的玉文化走向世界,影响世界。
  尽管我并不是很喜欢安·兰德的哲学,但这并不妨碍我很喜欢《源泉》这本书,不管这本书宣扬的是何种哲学,但它确是一本能让人一口气读下去的好小说。也正如我不是很喜欢“很励志”这几个字,但这也不妨碍我很喜欢《晴雨路干湿》这本小说,因为它也是一本能让人一口气读下去的好小说。
  作为小说文本的《晴雨路干湿》,除了他选材的独特,情节的抓人可读外,它优美的抒情性语言和随手摭拾的古今诗词、歌词使这部小说笼罩着一种诗意的美。中国传统的长篇章回小说,诗词歌赋俱有,小说家或引用别人,或自己创作,多为写景论人评事而出,显得游离,到《红楼梦》则逐渐浑然。西化小说传入后,小说成为叙事的文体,小说家成了专门的小说家,长篇中绝少诗词出现。籍满田似乎受中国古典小说影响较深,在他已出版的两部长篇中,都喜在篇首冠以诗词、歌词,《晴雨路干湿》中无论引用古今诗词歌词,都与文本比较浑然,无游离于外之感。这一点,我认为做得较为成功,我是喜欢这种引用的。就比如这本小说的篇名就化自杨万里的一首诗“一晴一雨路干湿,半淡半浓山叠重。远草平中见牛背,新秧疏处有人踪”。显然作者对此诗烂熟于心,细思自己近年所为,晴雨干湿,路途坎坷,迷雾重叠,是以以诗为题,寄意托志,掩卷思之,余韵悠悠。
  人生有晴有雨,道路有干有湿,在人生之路雨湿泥泞,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的重大挫折面前,路怎样走,全在自己,正如电视剧《西游记》中那句歌词:“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从这个意义上讲,说《晴雨路干湿》是部励志小说也不能说全无道理。